文章放置區

【戰勇|信天翁】 Kiss me

Ask的點文,抱歉拖這麼久

自首一下,文章前後相差一個多月...可能有差


******

那天,他們第一次蹺課。

 

西昂牽著比自己小了許多的手,有點涼。或許是緊張還是流汗造成但那不成困擾,如果可以真想一直牽下去。

若克萊爾在場說不定會大笑說「西昂你是哪來的純情小生?」

前提是他能把話說完。

 

開門、把人推進去、鎖門動作一氣呵成乾淨俐落,完全不給阿魯巴反應的機會。

「西昂學長,」阿魯巴有點緊張的看著他「等等還有社團活動……」
「翹掉。」
「可、可是今天練習的歌曲很喜歡。」顫抖的聲音訴說著他的害怕,雖然克萊爾學長總說西昂其實人很好只是比較不坦率,他就是本能的害怕這位在學園裡已經是個傳奇的學長。
阿魯巴不怎麼關注校園八卦,他的生活範圍就是學校、合唱團、回家三樣,偶爾被佛依佛依他們拖著出去玩。直到某天早上他撞到西昂,經過同學轉述才知道西昂在學園裡的事蹟。
不是什麼言情小說偶像劇常出現的高富帥(雖然他真的很帥功課也不錯)而是學校學生會以及高層們都會對他禮讓三分,旁人解說應該是氣勢上讓人不自覺得禮讓。
阿魯巴當初只是聽聽,沒想到這一撞會變成現在這局面。

 

「在恍神我就要把小熊先生丟掉。」
西昂的話打斷阿魯巴的回想。
「學長不可以!!小熊先生是很重要的朋友!」
看著西昂拿著他最重要的小熊先生,有些生氣。

「誰在那裡?」
突然,閱覽室外傳來管理員的聲響,西昂抓著因為聲音而開始慌張的阿魯巴躲到後頭。學校圖書館的採光不好,若沒有打開電燈白天室內就會像陰雨天般昏暗,管理員用鑰匙打開了門探頭看了看,發現裡頭沒有人便疑惑的把門關上。
管理員走後阿魯巴掙脫西昂捂住他的嘴巴的手,大口大口喘氣著,抬起因為緊張而泛紅的臉說「學長,這樣不太好……還有小熊先生快還來。」
不理會阿魯巴的抗議西昂擺弄著娃娃的耳朵,在阿魯巴等到快極限時開口。

「阿魯巴,唱歌給我聽。」

 

「咦?」
「耳朵浸水了嗎?唱完就把小熊先生還給你。」
「才沒有浸水是學長的提議太突然。」小聲的反駁對方後深吸一口氣。 

 

“Kiss me, out of thebearded barley. Nightly, beside the green, green grass.“

清脆溫柔的歌聲響起,盯著閉起眼陶醉在歌曲中的人回想著。 
第一次見到阿魯巴,是在初中的校慶,擔任著合唱團主唱的他站在台上唱著 SixpenceNone the Richer的歌曲。那一刻,他的目光無法離開他。 
 
“So kiss me.” 
歌曲最後,西昂彎下身以飛快的速度像是蜻蜓點水般,輕輕地吻了阿魯巴的唇。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我相信。  


後續
西昂高中畢業的那年,阿魯巴即將升上高一,紅著眼眶傻笑著恭喜對方。
「肋骨俠,唱那首給我聽。」
強忍著淚唱著第一次見面的歌曲,濃濃的鼻音讓歌聲變得有些奇怪,在歌曲的結尾西昂微微彎下身親吻著阿魯巴的唇,將衣服上第二顆扭扣送出去。
「我等你。」他這麼說著



「西碳!」事後,躲在後方偷看的克萊爾驚呼著「沒想到你也有少女漫畫情噗呃!」 
畢業典禮當天,傳來救護車的聲響。 


******

雖說是SixpenceNone the Richer的歌曲,但阿魯巴唱的是Olivia Ong的版本

 
评论(7)
热度(10)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