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戰勇|羅斯阿魯羅斯】專屬

之前說過印給親友的小報

真的真的好愛長髮魯巴

***

  魔力暴走的後果是什麼?

  身體異變?吞噬?

  對阿魯巴來說其實沒什麼,只是頭髮長了點……不,是長到拖地。

 

  今天的魔界是個豔陽高照的好日子,牢裡的空氣顯得不流通,因汗水而貼在脖子上的髮絲讓人覺得有些不舒服,阿魯巴一手抓著頭髮一手拿著作業搧風。

  啊啊,好想剪掉。

  想了想甩開想剪掉的念頭,好想綁起來,可是他不會綁。

 

 

  突然的,頭上出現名為傳送門的不明黑洞,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雙腳狠狠的往他的臉上踩下去,接著第二雙、第三雙。

  「呦,一大清早就在睡覺。」第一雙腳的主人帶著鄙視的口氣踢了踢阿魯巴的臉「年紀輕輕身體就這麼差,虧阿魯巴是勇者還是大家的希望,以後要怎麼面對外面的人們?」

  「可以挑個正常的方式出現嗎!」

  拿著露基遞過來的衛生紙擦試著鼻血,有點止不住怎麼辦?

  「阿魯巴要止血嗎?這個我會這個我會!」一旁的克萊爾興沖沖的舉起手刀往阿魯巴脖子一砍。

  勇者阿魯巴華麗的昏過去了。

 

 

  「只是輕微中暑。」醫生這麼說著。

  「這種天氣披頭散髮又不適時補充水份當然會中暑。」醫生說著說著有些憤恨「女孩子愛漂亮沒關係,至少也綁一下頭髮吧?愛漂亮傷身體是件划不來的事。」

  說完心中的怨念,講講中暑該注意的事項便揚長而去。

  直到看不見醫生的身影露基才想到忘了告訴醫生對方是男生。

 

 

  睜開眼,克萊爾和露基的打鬧聲從遠方傳來,大概又在外面玩史萊姆躲避球吧。轉頭,唰的一聲跑到牆角「西、西昂?!」

  西昂趴在床緣拿著尖尾梳盯著他看。

  哇這……逃吧。

  有想法就要立刻行動,掀棉被、起身、逃跑,簡潔俐落。唯一的失算就是

  ──被自己的頭髮絆倒。

  「露基十歲的時候都不會被頭髮絆倒,勇者桑是笨蛋嗎?」

踢了踢對方小腿骨,不理對方的哀號聲用著難得溫柔的動作抓起一搓頭髮拉他起來,在這之間不知道扯掉幾根頭髮就是了。

  「會禿頭的!」阿魯巴揉著頭皮試圖減緩疼痛「能用正常的方式拉人起來嗎?」

  西昂聽完阿魯巴的抱怨笑的一臉燦爛並舉起拳頭。

  「對不起我錯了。」

  勇者阿魯巴,屈服於昔日搭檔的淫威。

 

 

  坐在書桌前,阿魯巴有些心神不寧,以西昂的觀點來看大概就是屁股長了蛔蟲是否需要貼個貼片檢驗一下的那種心神不寧。

拿起水杯,清涼的白開水順著舌頭、食道最後流入胃裡,短暫的清涼滋味讓他著迷不已,一杯接著一杯就算肚子撐了還是要繼續。

  突然的西昂抓住阿魯巴的頭髮往後扯,慣性定律的關係水杯裡的水撥滿全身,顧不了濕透的衣服阿魯巴轉頭向對方表示抗議。

  「吵死了。」朝對方鼻樑揍了一拳「勇者桑想中毒就說,何必用這種方法。」

  「唔……痕洞耶!」急忙搶救二度傷害的鼻樑,不解對方的意思。

  悶哼了一聲,西昂拿起尖尾梳開始梳理,柔軟、細長不需要任何保養的頭髮握在手裡感覺挺不錯的,將頭髮分成兩束從口袋裡掏出兩個紅色髮圈一圈又一圈纏繞著。

  「這是什麼?!」

  「時下最流行雙馬尾。」

  「綁什麼雙馬尾我又不是十歲小女孩!」

 

  啊……可是變涼了。阿魯巴摸著不再悶熱的脖子,像是領悟到什麼的一般不好意思的對西昂道謝。

 

  而西昂沒說的是,他偷偷地把自己的頭髮也綁了進去。

 

 

送印前

N.A.「你封面名稱有要打什麼?」

幻偞「嬌羞傲人妻。開玩笑的讓我想一下」

N.A.「我覺得那名字不錯啊。」

幻偞「那我丟後面當後記。」

                                                                                                                                                                                                幻偞 2014.05.28


***

小報隱藏版惡搞名字:"我老婆,傲嬌"、"勇者桑,永別"

 
评论
热度(17)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