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奇妙的段子

*是信天翁這我可以保證

*但是打得沒頭沒尾可能看不出來,我不敢TAG了(抱頭

*喔...不要揍我

*真的可以接受...請往下看


※※※

啊,死定了。


當阿魯巴和克萊爾跌坐在一起,嘴唇不小心覆蓋另一個人嘴唇時阿魯巴腦海響起安魂曲……

能安息嗎?

阿魯巴用衣袖努力擦掉嘴唇上的異樣感 ,他悲觀的想著。

西昂沒看到的話應該沒關係吧?告訴自己要樂觀點,扶克萊爾起來要他盡早離開視線卻和不知道在門口站了多久的兩人對上……


啊,死透了。

阿魯巴在此宣告自己死刑。


 
评论
热度(1)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