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在那之後

為漫畫330衍生,慎點

T2



***

IH第一天結束後,他們攙扶著雙腳顫抖著,無法自行走路的手嶋純太回飯店。

婉拒後輩們一起吃飯的要求,他坐在窗前發呆。

摸著腿,像是有刀子埋在裡頭似的一動就疼痛,儘管比賽結束後工作人員幫忙做了緊急處理但手嶋純太仍覺得腿漸漸的沒有感覺,好像已經跟他的身體抽離。

 

 

「純太。」

青八木一手提著超商袋子,一手端著向廚房索取的晚餐。

將晚餐放在桌上他走到手嶋面前,蹲下捲起他的褲管,從口袋裡拿出藥膏幫他按摩著。

「謝謝,」手嶋拿起飯糰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我的手現在……也沒力氣幫自己按摩。」

「嗯……不客氣。」

「吃晚餐了嗎?」

青八木看著他,默默的舉起裝滿藥膏的雙手。看著青八木的動作,手嶋笑了,將飯糰撥成小塊狀遞到青八木的嘴邊。

「難吃。」

「真的很難吃,到底是哪個傢伙在飯糰裡包巧克力跟酸梅,味道有夠突兀。」

儘管這麼說著手嶋還是一口一口的吃完,不時將巧克力醬最多的部份送入青八木的嘴裡。

還好其他飯糰口味都很正常。

 

將兩隻腳按完,青八木靠在手嶋肩膀上把玩著對方的頭髮。

「……你沒洗手。」

「純太也還沒洗澡。」

藥膏的味道不算刺鼻,仔細聞還能聞到薰衣草的香味,看著青八木將自己的頭髮綁成辮子狀不甘示弱的也將對方的頭髮盤起來。

 

「後悔嗎?」

突然的問句讓手嶋楞了幾秒,青八木移動身體,躺在手嶋的腿上看著他。

「後悔嗎?」

他再次詢問。

 

「後悔嗎?我不後悔停下來等待真波,如果沒有停下來等他,即使得到第一,我的心情不會是喜悅而是僥倖……我會後悔一輩子,這樣的結果我不想要。」

淚水滴在青八木的臉上,顫抖的身軀強烈的告訴對方即使如此還是很不甘心。

「我好想贏。」

「嗯。」

「我好想贏。」

「純太……」

「我真的好想贏。」

壓抑在心理的情緒在這一瞬間暴發出來,眼淚一滴滴落下。

盡力了,但還是差一步。

 

「會是總北的。」

青八木起身將他抱住。

自己不善言詞,知道對方很難過也想不出什麼能安慰人的話。不喜歡看到他哭,因為自己也會很難過。心裡想說在嘴邊只有這句不知道算不算是安慰人的話。

輕輕拍著對方的背,他所能做的就是這些。

 

「青八木,你超不會安慰人。」

冷靜後,手嶋這麼說著。

「沒關係。」

「是是,因為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你覺得沒關係。」

揉亂對方的頭髮,額頭抵在他的肩膀上。

「但是還是謝謝你,一。」

「嗯。」

「都是汗臭味和藥膏味,一起去洗澡吧!等等招集大家討論明天的事。青八木,要麻煩你扶我去澡堂。」

 

 

 

「一……」在青八木扶起他的那一瞬間,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用著堅定的語氣說著:「明天,後天,勝利會是總北的。」

 

 ***

有些時間沒打文了,手感有點抓不太到


昨天看完哭了好久,那時剛好和親友在G+聊天,讓他們一直安慰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今天早上刷著噗浪和Lofter又哭了一次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哭,即使在上週隱約猜出結果了

這是第一次喜歡一個角色喜歡到為他哭泣。


我...我還是希望他贏(大哭


 
评论(4)
热度(28)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