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想講講對於手嶋純太的想法。

裡頭會參雜許多私人情感,真的真的是私人情感!!

個人想法,所以會胡言亂語

經過春原老師的考驗後很期待作者打我臉(咦?!

手嶋純太一直覺得自己是平凡人


這樣的思想,從他擔任隊長後不斷的告訴我們。

曾在想,為什麼二年級的他與三年級的他有些差異?

二年級的他為了取得參賽資格設計一個以讀者來說算是很奸詐很奸詐的作戰,我必須坦承那幾話曾讓對他感到皺眉。

我想,他會這樣是他渴求,他渴求著他和青八木在贏得這麼多比賽後也能參加IH,渴求告訴田所他們已經可以參加。

證明著自己可以做到,當然不甘心將參賽名額拱手送給一年級們。我想這點應該有些人會有同樣的想法,不是說不好。

後面劇情部份就不提了。


三年級當上隊長後,他必須扛起整個車隊。

他必須為大家負責,和二年級比壓力相當大,若一個環節錯誤或許會毀了整著車隊(有點誇示)

如果說只是個壓力,每個人都有壓力啊有什麼好說自己是平凡人?

我想還有一部分是身體資質吧。

每個人的肌肉結構都不太一樣,有的人爆發力強有的人肌耐力強,以跑步舉例的話大概就是有人擅長跑一、兩百公尺而有的人適合跑馬拉松。

看著329和330明顯可以感受到純太和真波,一個騎到腿已經筋疲力盡(或許已經痛到沒有感覺)一個嗯...好像還沒完全爆發出來(我很膚淺的拿翅膀作為基準)

雖說體質這東西可以訓練,但有的東西還是無法改變。


純太老說著自己是平凡人,因為在這部漫畫裡他的表現和其他人比遜色許多,又加上上述所說的壓力。

我想,純太的平凡人說法,一方面是責備著自己沒辦法做到他要的標準,一方面是督促的自己可以做更好。說實話,這樣真的......很累。


真波的車子出了問題時,他停了下來。

有的人會問:「為什麼你要停下來?」←我家弟弟就這樣問我

說實話停與不停這真的是一個很難抉擇的事情。

不停,或許能贏也或許無法贏。贏了,或許能得到隊友的讚賞也或許不會,但可以肯定的是大多觀眾會責備他。畢竟人們還是會被感情給影響判斷...儘管規則裡沒有規定一定要停。

停,輸了或許得扛上隊友的責備,也會許會贏得觀眾們的掌聲。

很矛盾。

停與不停沒有絕對的說法,要怎麼選擇還是得看個人。

大家都渴望贏,純太也渴望贏,但我想他想要的是和真波一決高下。或許對他來說,因為對手車子出狀況而贏的比賽會讓他感到的是僥倖,那不是他想要的。(我在之前打的文章裡有提到)

超級矛盾的啦!這種問題很難解決,畢竟每個人的觀點都不同,有人反對有人支持。

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場相當精采的比賽,對我來說是這部漫畫目前為止最讓我感到緊張的比賽。

儘管看完後哭的相當...慘←

必須說,我喜歡這樣的手嶋純太,他總說他是一個平凡人,但我就是被他的「平凡」給吸引著。


好爛的結尾喔,這如果是作文一定被老師關愛

啊~想說的大致上都說出來了。

最後,或許這次的比賽會變成真波成長的契機(期待

 
评论(5)
热度(7)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