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今天是黑荒日

依舊是一些小對話  正在趕報告

時間的話是荒北大學,黑田拜訪

***

「黑田,聽說今天是黑荒日。」
「什、什麼?!這這這種日子是怎麼來的?!」
「哼!我訂定的!」
「那...那今天可以對荒北さん提出任何請求嗎?」
「蛤?為什麼?」
「因為是黑荒日啊!」
「那為什麼不是我提?!」
「荒北さん提也是可以的!來吧!」
「...你提啦你提啦!真是的自己在一旁高興什麼...」


「那我要說囉!荒北さん...荒北さん可以說我的名字嗎?」
「就這樣?」
「是的!拜託您了!」
「嘖...雪成。」
「唔!」
「滿意了沒?」
「太、太讓人高興了///」


「那...換荒北さん提出一個請求。」
「一時之間想不出什麼請求...」
「隨便一個都可以,只要不強人所難!」
「好麻煩!那就!也叫我的名字,還有不要再對我說敬語。」
「咦?!這、這...」
「我們是戀人,雪成。」
「靖...靖友。」


「荒...」
「嗯?」
「靖友...」
「乖。」
「總覺得荒...靖友好像在摸寵物。」
「被我摸頭不好嗎?」
「也不是...很舒服。」
「喂喂喂,你怎麼也摸我的頭?!」
「不喜歡嗎?」
「才沒這回事!」


「今天要在這住下?」
「可以嗎?」
「衣服都帶了還問我可不可以...我要吃炸雞。」
「我馬上準備!」
「叫外送就好了,你會煮飯嗎?!」
「試試看就知道了!」


「喂,洗澡水好了。」
「是!」
「這麼緊張幹嘛?快進去!」
「好...靖友怎麼也進來了?」
「一起洗啊。」
「欸?!」
「開玩笑的!」


「該睡了,你睡床我睡地板。」
「不一起睡嗎?」
「兩個男人擠一張床能睡嗎?!」
「那我們一起睡地板!」
「拿你沒輒...擠一擠吧。」
「好!」


「今天真的很開心。」
「嗯...」
「靖友...我愛你。」
「喂...睡意被你這樣一搞都沒了啦。」

 
评论(2)
热度(14)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