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黑荒】說吧

練練手感,各種不順

時間點為IH後

剩下下面說

***


其實,在心裡還是有那一小部分,緬懷著那段時光

即使對他人稍微提了過去,心仍舊隱隱作痛著。

即使對現在的生活感到相當滿足,偶爾還是會夢到拿著棒球的自己。

釋懷了,也還沒釋懷。



和黑田交往了半年,過程並沒有轟轟烈烈,但也沒有到平淡無奇。

交往後的他們,每當夜晚來臨時,他們會待在一起。

有時黑田到荒北的房間,有時是荒北到他的房間,社團結束到熄燈前的時光是黑田最珍惜的時光。


IH後,黑田總是希望荒北能講些比賽的經過。

「因為我沒有參賽,想藉由荒北さん體驗參賽的感覺。」

現場跟事後聽感覺差超多的好嗎?

看到黑田如此認真的神情,讓想吐槽他的荒北默默的接下黑田遞的水瓶慢慢述說著。

黑田最喜歡聽第三天的賽事,他表示這是荒北大展身手的回合,不管聽幾次總讓他興奮不已。

就像是小時候看著電視上的戰隊精采打鬥的卡通集數,不管看幾次都讓人看不膩。就像是最喜歡吃的食物,吃幾次都吃不膩。

荒北不厭其煩的說著第三天的賽事,因為他喜歡黑田聽著聽著著迷的臉,喜歡黑田聽到自己體力不支摔車時默默的摸著他的膝蓋的模樣。


「荒北さん......」在第十三次回顧結束後,黑田看著擅自倒在他大腿上的荒北疑惑的問著:「荒北さん為什麼會當不良?」

「......曾經對不能打棒球的自己感到迷惘罷了。」

荒北臉朝向黑田的肚子,不願面對他的臉。

那是他最瘋狂的時光,也是最徬徨的時光。


「這是所謂的中二時期嗎?」

「什麼話?!」黑田奇妙的結論讓荒北跳了起來,他狠狠的看著黑田。

「荒北さん應該懂我的意思。」

「吵死了!你今天很嗆喔!」

荒北捏著黑田的鼻子表示自己的不滿。

「唔!」撥開荒北的手,黑田用力的揉著鼻子想讓疼痛快點消失,「好啦不說你中二。」

「再說你就給我滾出去!」

荒北指著門口大聲著說著。

「這是我的房間要出去也是荒北さん好嗎!」


「但是......」

握住荒北指著門的手指,黑田低下頭緩緩的說著:

「你找到了公路車,也不再迷惘了。」

「哼,那當然!」

「因為荒北さん不能打棒球,接觸了公路車......也是因為這樣,才能遇到你。」

荒北楞了幾秒,默默的將手抽離黑田的手心,往他的頭上用力的揉。

「少噁心了!這種噁心死人的話是新開還是東堂慫恿的?」

「都不是,是我發自內心的!荒北さん不要再揉了我才剛洗完澡!」

「閉嘴!」

「難不成......荒北さん害羞了?」

「廢話少說!」

揉完黑田的頭在用力的拍下去,荒北右手摀住拼命的想掩飾而逐漸變紅的臉,左手指著黑田。

「趁我現在還沒反悔快去床上躺好。」

「咦?!」

「三、二......」

「我、我馬上躺好!」

看著黑田迅速的躺好,蓋好被子,荒北躺進他身旁。


「我只說一次,多虧因為公路車,我才能遇見你愛上你。」


「啊?我我我我我沒聽清楚!」

「閉嘴,睡覺。」


關燈後荒北拿著黑田的手輕輕的撫摸自己曾經受傷的手肘,黑田抽開手轉身親吻著荒北的手肘。

「你在幹嘛?」

「很開心,沒想到荒北さん願意一起睡,也沒想到會聽到荒北さん的告白。」

「心血來潮而已,晚安。」

「晚安。」



夢裡,他看到那時的自己,摸著受過傷的手肘一臉不甘心的和其他社員吵完架後做出退出社團的決定。

好吧自己當時非常的情緒化,荒北想起黑田的話無奈的承認著。

「喂!」

他出聲,叫住了那個對任何事情都感到憤怒的孩子,走向前拍拍他的頭並指著不遠處的公路車以及站在一旁正在看著自己的戀人。

「你快升上高中吧。」


***

嗯?手感掰掰喇(虐

 



總覺得即使說著釋懷心理還是會有一部分在乎著可能因為我是個容易想太多的瘋子吧

以這樣的想法寫了這篇黑荒文,希望看到最後的大家會喜歡


 
评论
热度(31)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