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黑荒黑】隨打

練手感,各種不順

手機碼字排版困難請見諒
黑荒還是荒黑什麼的請他們自己床上決勝負
***

荒北打賭輸了。

一場由他提議的賭輸了,在東堂以及新開的嘲笑聲中提著購物袋騎著車前往便利商店。

神經病!

在大雪中騎著車彷彿神經病,荒北非常懊悔自己提出的賭約。
根本就是挖坑給自己跳。

將果汁、飯糰、泡麵等食物放入籃子裡,確認好沒有遺漏任何一項東西提著籃子準備結帳。
在準備結帳的前一刻他停了下來看著旁邊那一排零食餅乾。
乾脆也幫其他人買一買好了,反正錢應該夠……

慢著我是他們的老媽嗎?
荒北忍不住吐嘈自己。
撇撇嘴,掏出手機打開聯絡人欄。
真波,泉田……奇怪?黑田雪成呢?不斷的在裡頭翻找著就是不見黑田雪成的名字。
為什麼沒有他的電話?荒北思考著。
好像……是因為太容易見到面而忘記這件事,而且那傢伙應該也覺得沒差就沒提醒,荒北突然恍然大悟。

「我沒發現是不會提醒我嗎……」小聲埋怨下,朝電話按下通話鍵,「喂泉田,叫黑田那傢伙接電話……你這傢伙沒我的電話是不會講一下?我沒想到怪我喔?算了晚點跟你算帳現在給我你的號碼……問什麼為什麼不要以為你睡我房間就不需要連絡……我現在在便利商店你要吃什麼?」

回到宿舍,把百事跟包子從袋子拿起來後將袋子砸像東堂和新開的臉,走回房間關門、鎖門、審問。

「把手機交出來。」將包子放在黑田的眼前,準備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荒北さん你好像土匪……」乖乖的將手機交出去黑田小聲的說著。
收到手機後儲存好號碼荒北將手機還回,揉揉正在吃肉包的人的頭。
「你就不怕泉田剛好有事?」
「我忘了……對不起。」將吃到一半的包子遞到荒北嘴邊,黑田道歉著。
「好了話題結束,我又不是要你道歉。」接過包子大口大口吃着,將最後一口包子吞下他靠在對方身上,「決定了,你的連絡人頭像就用小秋的照片。」
「欸為什麼?!」
「因為你沒給我手機號碼。」
「不是說話題結束了嗎?」
「這個跟那個是兩回事。」
「荒北さん太過分了!」
「好說好說。」
「我們還是分開睡吧。」
「你膽子變大了!」
「誰害的唔…」

沒了,只是想寫因為太習慣對方在身邊而忘了要手機號碼的黑荒黑

 
评论(7)
热度(18)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