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所謂同學

自己的學校日常套入箱學再改編一下下



【結婚】

「荒北你這麼粗魯,以後結不了婚的!」

東堂揉著被荒北捏紅的鼻子生氣的說著。

聽到東堂的詛咒荒北嗤之以鼻,腦袋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捏起東堂的臉說著:「在我還沒結婚前,你也結不了還有等我結婚我會寄喜帖給你,包個一百萬就好。」

「靖友真惡毒。」

在一旁看著他們正吵的新開,泡好了奶茶準備繼續觀戰。看到一臉悠哉的新開,東堂不甘示弱的要他拉下海。

「荒北你知道嗎?新開畢業就要結婚了!」

「蛤?跟右手嗎?」

「不,最近移情別戀了。」

放下杯子,他默默的舉起左手。


「荒北...東堂他賺的了一百萬嗎?」
「當然都包給我了...小福你不要當真!」


*原本對話

A「這麼兇,以後嫁不出去。」
我「在我還沒嫁出去前,你娶不到老婆還有等我結婚我會寄喜帖給你,包個一百萬就好。」
A「太惡毒了。」
B「欸他畢業就要結婚」
我「跟右手嗎?」
A「最近移情別戀了(舉起左手」

C「他賺的到一百萬嗎?」
我「包給我了。」


【看看路人】

「東堂さん,總覺得在車站看大家的穿著就能猜出是北上還是南下」

甩著圍巾,真波一臉興奮的觀看著行人。

「喔?那我呢?」

自信的撥起瀏海,期望著後輩能發現他新買的髮箍。

「你比較例外。」

「...要不是車很多我現在就想把你推到馬路中間。」

期望真波能發現的自己真是個笨蛋。


*原本對話

我「總覺得,在車站看大家的穿著就能猜出是北上還是南下。」
C「那我呢?」
我「你比較例外。」
C「要不是車很多我現在就想把你推到馬路中間。」
我「欸!」



【生病】

東堂感冒了,正確來說是二度感冒。

因為身體不適加上臥病在床十分無聊造成心理空虛寂寞難耐,他撥了幾通電話給卷島。

「小卷~我感冒了~」

『......之前不是說快好了?』

「我又感冒了,小卷快安慰我~」擤完將面紙丟入垃圾桶內,他在床上翻滾著,因為真的很無聊。

『我問你,你全身上下還有哪裡是好的咻?』

「當然是頭髮啊!」

摸著柔順的頭髮,正想向卷島推薦新買的潤髮乳...

『那有分岔,感冒就安靜休息。』

不等對方回應卷島帥氣的掛斷電話。


*原本對話

C「說,你全身上下還有哪裡是正常的?」
我「嗯......頭髮吧......」
C「那有分岔。」



【選下一屆幹部】

「那麼接下來,按照慣例來選一下下屆幹部。」

不知是誰提起的,說是部上好像沒有像一般班級那樣選幹部,於是所有人起鬨著來玩玩看,反正只是形式上的選舉。

「有人要提名隊長嗎?」福富拿著白板筆認真的詢問大家。

「壽一。」

新開毫不猶豫的提名福富,其他人立刻鼓掌。

「這...」

「小福選下一個!」


「那麼副隊長...」

「哼!當然是本山神啊。」

聽到東堂的回覆,荒北嘖了一聲。


「王牌助攻?」

「荒北さん!」

黑田立刻舉手提名荒北,其他人沒有異議立刻鼓掌。


「馬的這樣選屁啊!」

回應大家的是將白板推了回去的荒北。


我們班選幹部常常這樣,有人提名,全體鼓掌直接當選

但基本上來說班代跟環保連任快三年了,副班代也差不多了

學藝被提名時說了:何不這學期股長直接連任(準備拉大家下海


最後,剛剛不小心恍神了下

突然覺得新開跟東堂好適合講一句話:

「這是我閨蜜~」

講完立刻被荒北翻白眼←

 
评论
热度(7)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