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東卷】Love Story

他們分手了。

 

聽到消息的小野田神色緊張的偷偷望著卷島,據他所知東堂和卷島的感情一向很穩定,新開總笑說裡頭最先結婚的或許是他們。

為什麼會分手?想問卻又不敢問。

 

「不用躲了,出來吧。」

突然,卷島朝著小野點躲藏的櫃子招手著。被卷島發現的小野田被嚇的心跳有些加速,調整好有些混亂的呼吸戰戰兢兢的走過去。

「卷、卷島さん……」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

打斷小野田的話,卷島拍拍身旁的空位等待小野田坐下,揉揉他的頭遞過一封信。

「這是我和那傢伙的協議。」

卷島撥弄著指甲,平淡的語氣像是說著別人的事情。

 

 

交往將近三年有過甜蜜有過爭吵,喜歡東堂嗎?當然喜歡。

但有時,那個喜歡總讓人有種不確定感。

對自己的不確定感。

一個人獨自慣了多年,某天突然有個人牽起自己的手說要一起走著接下來的路,剛開始有些害羞又有些甜蜜,漸漸的,開始想著會和這個人永遠的走下去嗎?

戀愛是什麼?

網路上的說法總是那幾句,看完了總覺得講的沒什麼參考價值。

獨自生活慣了,有時會想著回到以前的生活或許也不錯。

喘息嗎?這樣說好像也不太對。

和東堂在一起後,發現了生活與性格的差異。

東堂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親朋好友,而他則是希望兩人擁有就好。

不滿嗎?大概是不習慣吧。

從交往到現在,這樣的感覺慢慢的浮上心頭。

混亂的思緒打亂了內心。

 

別人總說交往後內心有了安穩踏實,為什麼他有的都是彷彿不安的感覺?

 

他不是個主動傾訴的人,想當然的把這樣的想法壓抑下來。

久了,累了,停下來了。

卷島說出「想暫時分開。」的話。不敢看著東堂的臉,覺得自己的行為對東堂相當的失禮,東堂並沒有做錯什麼而是自己的心把自己給搞垮。

「對不起。」

東堂牽起他的手,摸著無名指上的戒指道歉著。

「該道歉的是我。」

卷島慌張的看著他,為什麼到最後是東堂先道歉,該道歉的是他。

「不,我也該道歉。之前隱約感覺到小卷不安的情緒,沒有注意到小卷煩惱到這樣的地步。對不起,不要哭好嗎?」

說著說著手摸著卷島快哭出來的臉龐。

「是我不好,在一起這麼久了卻開始質疑自己。」

摸著東堂的手眼淚一滴滴掉落,他不想要東堂道歉因為錯的是自己,該道歉的絕對不是東堂。

「東堂,我是不是太自卑了才會這樣?」不給東堂開口的機會他繼續說的,「我的心裡總會想著自己夠資格談戀愛嗎?為什麼你會愛我?我有什麼值得你喜歡的?」

講著講著,語調漸漸激動了起來。

「喜歡你,想和你繼續走下去但現在的我還沒有勇氣……我的心生病了。」

因為哭泣而顫抖的手遮住東堂的眼睛,不想讓他看到現在的醜態。

 

「那我等你把它醫好。」沉默了幾分鐘,東堂這麼說著。

「小卷是因為太喜歡我才會這樣,想陪伴著你把它醫好但依照小卷現在的狀況……我的存在會讓你有更大的壓力。」學著卷島將自己的手也覆蓋著他的眼睛,「小卷要不要再去趟英國散散心?再去那看看和這邊不一樣的風景,體驗不一樣的事物或許小卷哪天就會想開跑回來找我。」

「……欸?」

鬆開手,卷島一臉驚訝的看著東堂。

「反正小卷超喜歡我的!才不怕你變心,去了英國我們還是能用視訊約會的。」

東堂自信的笑著,從包包裡掏出衛生紙擦乾卷島的眼淚。

「去吧,我等你。」

 

 

小野田將信紙攤開來,上頭寫著大大的”東堂與小卷散心大合約”不用猜也能知道這應該是東堂的提議。

「搞的很像賣身契約外加情書吧?」卷島看著信紙裡頭東堂列滿的注意事項以及滿滿的告白話語笑了出來。

「我們分手了,但還是在一起。我們都喜歡著對方,但現在的我們還不能夠在一起。」

「那……卷島さん準備去英國了嗎?」

「晚上的班機,到時記得寫信給我。」

將小野田遞還的信紙放入信封袋小心翼翼的收好,拍拍小野田的背要他不用擔心。

「我和那傢伙約定,回日本的前一天一定會打電話給他咻。」



***

第一次寫東卷,有點緊張

想寫小卷內心的混亂,在心境上真的打的滿混亂的(苦笑

雖然他們分開了但東堂還是綁住了小卷,親友表示東堂人生贏家不是假的

希望你們看的開心

 
评论
热度(46)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