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黑荒黑】平行線

小雪生日快樂!!!!

頹廢的我到現在才產完,希望你們會喜歡
 爆數字了XDDDD
 手機排版無能(炸

架空向

黑荒黑,雖然是黑荒黑但幾乎都是純太跟小雪在互動

微T2

純太跟小雪設定是國中認識到現在的損友

 

 

 

I want you

I need you

I love you

拿著麥克風唱著時下最紅的團體的歌曲,這裡轉音那裡抖音接下來高音,回想著前一天所做的筆記內容完美的將不熟悉的歌曲呈現出來。

這次應該93分吧?

喝了口柳橙汁,手嶋純太這麼想。

「手嶋純太……你在唱什麼?」

「這不是很明顯嗎?AKB的歌啊,為了你我可是點了一堆沒唱過的歌。」

手嶋說完立刻被黑田擠開,黑田朝觸控螢幕按下暫停鍵,手中的鈴鼓丟到一旁認真的看著他:

「今天我生日。」

「不然幹嘛來唱歌?當然是幫你慶祝。」

「我失戀。」

「但我穩定交往。」手機通知聲響起,手嶋掏出手機看到交往多年的戀人傳來的訊息,看著對方發出的驚嘆號他笑著再次詢問戀人真的不來嗎?順便刺激下失戀的黑田那畫面肯定很有趣。

看著面對手機笑的一臉噁心的手嶋,黑田對於答應手嶋的慶生提議感到相當後悔,早知道就不答應了,一個人在宿舍裡看影片不是也很好嗎?為什麼要來這裡聽他唱歌受罪呢?不然點個失戀歌也好點什麼戀愛歌曲?現充了不起喔?少刺激人!

「欸黑田,」和青八木聊完一個段落的手嶋把手機丟到一旁,按下播放鍵等待前奏播完,「在生日前一天被甩某方面來說滿好玩的,失戀快樂。」

「現充閉嘴!」

「那我唱歌。」

「靠!」面對心已經跑到AKB歌曲的手嶋,黑田拿起薯條憤恨的咬一口。


「你還要喝?」

AKB系列唱完準備進攻熟悉的Perfume系列的中場休息時間,手嶋終於注意到了不知道何時把一手啤酒喝完的黑田。

「我生日我最大,聽說這家還有調酒……點點看好了。」

翻閱的菜單,裡頭顏色鮮豔的各式調酒吸引著黑田的目光,評估了下自己的酒量呼叫服務生點了七杯調酒以及一些下酒菜。

「反正我失戀,有個藉口不醉不歸。」

「在這之前你的荷包會哭。」

「嗯?你不是說請客嗎?」

「……靠!」

嚼著生菜沙拉黑田表示終於反將一軍,他開心得意的眼睛都瞇成月亮樣。


調酒的後勁總是讓人感到害怕,手嶋沒想到黑田喝的第一杯酒就是是店裡號稱『一杯就倒』人品強也不是用在這吧?面對眼神迷茫,神智有些不清的黑田,手嶋考慮潑他一杯水,加冰塊的水。

「雖然是夜唱但你也太早癱了吧?」拍拍黑田的臉頰讓他清醒點,塞一杯水在他手裡,「說吧,發生什麼事?」

「……大概就是,始終找不到那個感覺。」

揉揉臉頰試圖讓自己清醒點,踢了一下雙手抱胸翹著腿洗耳恭聽的手嶋,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攪著吸管悶悶的說著:

「她說感覺不到我喜歡她,傳了封簡訊說分手……不要笑!」

抓抓頭再踢一次笑倒在沙發上的手嶋,黑田坐在他身旁用力的往手嶋的脛骨揍下去。

痛!應該用踹的才對。

放棄抱著肚子哈哈大笑的手嶋,黑田繼續說著: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個心情,難過嗎?好像有但也沒有特別難過,只是她說以後不會在再聯絡時有種失去一個朋友的可惜感。我……有時候很羨慕你跟青八木在一起時的感覺啊啊簡單來說就是找不到那個動心的感覺!」

從小到大自己在各方面算是滿優秀的,理所當然的能吸引到一些女生的目光。感覺對了,有那麼點意思就交往下,交往後牽牽手,接個吻後……然後呢?電視劇常說的心跳加速、怦然心動他感受不到,頂多就是怕被女生拒絕賞巴掌的緊張感,無法形容的感覺。

當手嶋介紹青八木給他認識時,黑田在他們身上感受到了戀愛的感覺,也才知道自己交往時所缺少的東西是什麼。

遇不到像手嶋碰上青八木時那種能給予他心動的人,待在身邊的人很多,一開始總以為就是那個人,相處久了卻覺得還是做朋友就好。


懵懵懂懂,迷惘著。

或許是時機未到吧?黑田總這麼安慰自己。


「手嶋,心動的感覺是什麼?」抓住手嶋的手,黑田認真的詢問。

「你的表情讓我笑不下去怎麼辦?」擦乾笑的太大力而流出的眼淚,手嶋清一清喉嚨,「太抽象了我不太會形容。拿我的經驗的話大概就是相處後漸漸的發現有點在意他,試圖解讀著他的心情……為什麼問我這種奇怪的問題!」

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覺得麻煩,手嶋關掉還在播放的歌曲認真的看著黑田。

「荒北靖友。」

「幹嘛突然提到他?」手嶋突然說出許久沒聯絡的人名,黑田感到相當疑惑,「我很認真的問你!」

「你知道嗎?只要荒北さん在你的目光都在他身上而且笑的跟白痴一樣。」

「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旁觀者清你知道嗎?加上你遲鈍的跟什麼一樣。」

哎呀哎呀的喊著並往後躺,誇大的動作加上嘆氣表達著對黑田的粗神經感到失望,斜眼看著黑田理解完自己的話之後不斷變化的表情,等待黑田的反應。

「荒北さん只是崇拜的對象。」

「崇拜到宿舍電腦裡有個叫做荒北靖友的資料夾……不要這樣看我,你設的密碼這麼好猜怪我?」

「他是我的目標。」

「別再找藉口了,想想看當初他交女友時你的表情有多難看。」

不理黑田的反應手嶋繼續舉著例子,好比說只要跟荒北約出門那幾天心情就會很愉快,開口閉口都是荒北さん不知情的人都會以為那樣的黑田正在熱戀著,每個暗戀黑田的女生在那段期間都會問手嶋,煩到都想翻白眼。

「只是我沒想到你們沒聯絡了。」攻擊完黑田後手嶋聳聳肩,「我以為你自己會發現你很在意荒北さん,結果沒想到你們畢業後就斷了。」

 

「我們之間沒有繼續聯絡的必要。」對於手嶋的詢問,黑田說的有些小聲有些心虛,「學長畢業學弟還糾纏著聯絡不是滿奇怪的嗎?」

「那你為什麼還跟山田さん聯絡?他不也是學長?」

手嶋的反擊讓黑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真的只是覺得該斷了就斷,沒有多想什麼。為什麼手嶋說他喜歡荒北さん?

「我們只是單純的學長學弟關係而且他是男的!」

「我跟青八木也是男的,剛剛還說羨慕我們少拿這個當藉口!喜歡就是喜歡!」

 

手嶋一開始就看清了黑田的心思,只是想說談戀愛這種事情應該是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不想點醒,也有想看好戲的意思,當手嶋聽到黑田單方面斷掉聯絡時手嶋一方面驚訝一方面以為他們之間沒戲了也就不多說。只是當當手嶋去黑田宿舍玩時發現那個資料夾時,他都想掐著黑田的脖子詢問是怎麼一回事?皇上不急急死太監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今天黑田提起心動的感覺是什麼,手嶋趁機把所有事情點出來。

「我想生日禮物我也不用送了,點醒你就是個很棒的禮物,完美!」

反正該講的都講了,後續要聯絡就交給他們。

看了下手機時間,將剩下的調酒全部倒入因為被點醒而衝擊到發楞黑田嘴裡,告知著時間快到了。

 

清晨,寒冷的風吹的黑田頭有些暈,被迫喝下所有調酒後忍著想吐的慾望瞪著手嶋問說為什麼是他把所有調酒喝完。

「點了又不喝,浪費。還有出錢的最大。」

一句話讓黑田不敢在說什麼。

出錢的最大,被請客的別吵,好殘酷的社會。

婉拒了手嶋要送他回去的好意,道別後帶著沈重的步伐回家。

一個晚上下來心情的轉折太大了,剛開始因為失戀而決定不醉不歸,後來因為醉了向手嶋說出煩惱已久的事情再來就是被手嶋指出其實自己喜歡荒北很久了……連續劇的起承轉合也沒這麼快,黑田決定還是等回到宿舍洗個澡睡個覺再來繼續思考。

調酒的後勁漸漸湧上來,眼前的視線開始模糊不清,看著不熟悉的街景他發現自己迷路了。

該不該打電話給手嶋?但想到應該跑去青八木的住處就不好意思打擾。

那問問路人?但一大清早連個人影都沒有。

還是隨便晃一晃找找看警察局?就這麼決定吧!

 

黑田開始亂晃著遇到轉角就轉彎甚至哼起了手嶋在KTV裡唱的歌曲,看到路旁的小狗蹲下來逗弄著,酒精的效應讓黑田的心情開始愉悅起來。

儘管他迷路著,還不斷繞著圈圈。

當他繞第四次的圈後,看到前方的十字路口有個人影,歡呼了一聲加快腳步想詢問路人警察局在哪卻發現前發的人影越來越眼熟。

「啊!」

當他看清路人的臉後,或許是看到認識的人而感到放心,黑田一個不穩倒在對方身上。

「荒北さん……」

蹭了下對方的肩膀,覺得眼皮好像在打架……

好睏……

總之,先睡了再說吧。

 

五個小時後,黑田對於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不已。

 

 

TBC.

 

 

會打TBC是因為KY說要接後續所以……催他催他!

 
评论(12)
热度(22)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