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黑+手】結 -02

黑田+手嶋 

01在這 ←點點

CP:今手、黑荒黑(這篇有黑荒黑,今手稍等

洋南paro

還沒把IH2第一天看完的人建議先看完在來點點,以免被往後的劇情捏><

觀看同時請務必注意自己的血壓,若疑似有上升的情況請先縮小頁面深呼吸並吐氣,等心情以及心跳穩定後再繼續觀看



***


半小時內第二次摔破盤子,黑田終於忍受不了手嶋這樣逞強便把他推到沙發上,塞一杯熱牛奶要他好好待著不要搗亂。

「只是一時失神罷了。」

「你的腦袋已經頓到跟喝到爛醉的人一樣了,這些碎片就是最好的證明。」

小心翼翼的用過期報紙把碎片包好,黑田毫不客氣的吐槽回去。

無法反駁,手嶋默默的喝著溫度適中的熱牛奶。

電視節目一點也不有趣,音樂沒心情聽,課業也沒有複習的動力,距離平常睡覺的時間還有五個小時。

要不要先去睡?黑田詢問著。

喝掉最後一口的牛奶,手嶋走進黑田房間裡正大光明的偷一包蒸汽眼罩揮手示意睡看看,如果成功的話或許今晚睡得著。

晚安,黑田說著。

晚安,關門前手嶋回覆著。

 

 

如果真的能睡著的話。

 

 

 

 

黑田很擔心手嶋,在他搶救完手嶋差點打破的第二個盤子更加擔心手嶋。

失眠的人精神狀況好差。

課堂上狀況還好但回到租屋處手嶋放空的速度越來越快,打破的東西也越來越多。

手指有節奏的在桌面上敲打,黑田有些懊惱的對著視訊另一端的荒北說:「最近的他太反常了。荒北さん,手嶋他……好像還是無法釋懷。」

荒北聽完黑田訴說手嶋是從哪時開始失眠以及IH即將到來,很難不把這兩件事聯想在一起。

喔的一聲,伸出小指掏掏耳朵,「難怪他翹將近半個月的社團。」

「荒北さん!」

「停!我知道你要說什麼,」隨意的翹起二郎腿,視訊另一端的荒北看看小指有無清理乾淨後歪頭看著黑田,「你希望我像之前安慰你那樣去勸一下他,但你想想他是誰?他是手嶋純太!我的話你會聽那是因為我們之間的關係,如果你不喜歡我大概只會覺得我有病,而手嶋……就算你想掐他脖子逼他把壓抑在心理的事情說出來,他大概還是死都不肯說。他不肯說,也不肯聽,那現在我說這麼多能幹嘛?」

被荒北的話講到無法反駁,他又何嘗不知道那位合租人看起來隨和好說話其實比其他人更容易把事情燜在心裡。

又何嘗不知道那年的IH對手嶋以及黑田自己造成多大的遺憾。

「你啊……為什麼遇到手嶋那個臭屁菁英腦袋就當機?他是趁你睡著時狂打你嗎?」荒北揮手吸引黑田的注意力。

「遇到荒北さん也會當機……」

「那不是廢話嗎?!」

 

 

手嶋不是故意要聽到黑田跟荒北的談話,沒辦法黑田忘記插上耳機加上荒北的大嗓門,就算聽不清黑田講什麼光靠荒北的話差不多也能推斷出來。

終究還是睡不好,倚靠黑田房間門外的牆,啜著昨天買的薰衣草茶。

有點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溫熱的茶杯捧在手心裡,盯著裡頭隨著茶水飄蕩的茶包發呆。

不是不想說,只是覺得沒必要說。

IH第二天,黑田因為前一天摔車沒騎完全程而喪失資格,而自己則是因為前一天的疲勞在比賽中途暴發出來,儘管想騎完全程但四肢早已拒絕回答腦海裡的指令,接著也摔車喪失了資格。

 

 

建議你在去醫院檢查下,你的身體這樣……或許……

 

 

在選手休息處待不下去而跑到終點區等待自家隊友衝向終點,看見了被荒北拍頭要求不准胡思亂想的黑田。

不知道哪條神經搭錯線,主動向黑田搭話,他們因此認識。

比賽結束後仍持續聯絡著以飛快的速度成為損友,或許是電波很合,或許興趣相同,也或許……IH的遺憾吧?

結束在物理治療師那一連串的物理治療與復健運動後,升學考試壓迫的自己無心思考社團的事情,等到一切忙完畢業的季節也到來,後輩們詢問著手嶋願不願意回社團露面下?

他拒絕了,但看到後輩們失望的眼神後又點頭答應。

對於總北的比賽結果,手嶋很滿意也很欣慰,但那個過程自己沒有參與到最後……

 

 

黑田你冷靜沒?

 

 

荒北的大嗓門打斷手嶋的思緒,溫熱的茶水冷掉了,一口氣喝完將茶杯放進洗碗槽清洗一般走回房間裡。

現在想這麼多做什麼?

讓自己趕快睡著比較要緊,縮回棉被裡,手嶋祈求著今晚能睡的好。




***

請不要打我罵我撕我


其實,在IH2第一天結束後和親友在line哀號著為什麼會這樣(小雪摔車跟純太的身體)

接著聊到這樣下去兩人還能參賽嗎?

小雪的狀況有點危險因為他好像沒騎完全程,而純太雖然騎完全程但看到他的狀態也覺得不太妙

我很悲觀,想著會不會兩人無法繼續參加?突然地想到會不會黑手也是因此而認識?

於是開始寫起這篇故事雖然還沒寫完

這篇以及其他篇還是會以緩慢的速度更新,還請見諒


2015.06.10

 
评论(4)
热度(20)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