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手嶋純太生賀】坦白

§ 手嶋純太生日賀文

§ CP是今手和些微黑荒黑

§ 此篇是Family的衍生,但也可以當做獨立一篇 

§ 純太和小雪讀洋南設定有

§ 真波和小野田今年五歲 Family的設定,詳情點一下這個

§ 手癌錯字多請見諒

§看到後面覺得像言情小說……不是你的錯覺(?!?!

 ※※※

季節進入秋天,氣候本該清涼舒爽但今年聖嬰現象非常嚴重即使進入秋天溫度卻不輸給夏天,因為白天的炎熱讓手嶋忘了秋天早晚溫差大這件事。

這已經是他第五次忘記帶外套出門了,忍住喉嚨發癢想咳嗽的慾望,電梯到達指定的樓層用著最快的速度掏出鑰匙開門、關門、上鎖,動作乾淨俐落隨手將鑰匙和公事包丟到沙發上,裝杯溫熱的開水大口大口灌完。

應該沒問題吧?應該是……不會有事情吧?

摸摸還在發癢的喉嚨,決定趕快泡個舒服的熱水澡上床睡覺。

 

 

 

 

黑田一早被手嶋的來電吵醒,接通後準備要罵人的時候被痛苦的呻吟聲嚇到清醒,推開像八爪章魚抓住他呼呼大睡甚至打呼的荒北,確認手嶋的意識是否穩定邊穿上外套抓起手嶋寄放在他那的備用鑰匙,帶著也被鈴聲吵醒吵著也要出門的真波和小野田到手嶋的租屋處。

 

耳溫槍嗶的一聲,38.4度。毫不意外的,手嶋純太發燒了。

「雪雪,純太會死掉嗎?」

問話的是成功在客廳櫃子裡找到退熱貼得意的讓黑田摸頭稱讚的真波,他爬上床趴在手嶋的大腿上想起前陣子看的午間肥皂劇內容,裡頭得了癌症的女主角不舒服的樣子跟手嶋一樣,他不免擔心起來。

一旁的小野田聽完真波的問句,立刻抓住手嶋的手不斷搖頭,眼眶泛淚彷彿下秒就會嚎啕大哭。

「黑田,你是怎麼教真波的?」聽到真波的童言童語令手嶋哭笑不得,退熱貼的關係發燒的不舒服紓緩許多,摸摸小野田的臉安撫他的情緒。

「上次請東堂さん照顧一下孩子們結果三個人看起了肥皂劇,」撕開包裝啪的把退熱貼拍到他的額頭上,斜眼看著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手嶋,「再忘記帶外套啊。」

「也才幾次……」

「那幾次也夠讓你感冒了,好了真波快下來不然你會被傳染。」

說完把真波和小野田帶到客廳,從冰箱裡挖出幾個果凍要他們乖乖在那玩,「等等幫你煮點稀飯,藥我放桌上你吃完稀飯記得吃。」

略沙啞的聲音回應黑田,翻身朝躲在門口偷看他的孩子們擠眉弄眼,真波看到不甘示弱的扮了鬼臉,小野田看了看也捏捏臉頰吐舌頭。

被孩子們逗笑卻不小心笑的太開心最後變成咳嗽,聽到咳嗽聲的黑田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端著剛煮好還在放涼的薑茶,把手嶋拉起來順順他的背並塞薑茶給他要求立刻喝完。

「你剛煮好耶……」看著還在冒煙的薑茶,不難想像溫度有多燙,他可不想感冒後又多一個舌頭燙到的病例。

「吹涼啊!真是的,今泉不過是出差幾天你就把身體搞成這樣。」

「跟那菁英有什麼關係?!」

「閉嘴快喝完!」

狠狠的瞪一下,抱起被嚇哭的孩子們到外頭解釋感冒和癌症的差異性。

被瞪的人楞了幾秒,朝還熱呼呼的薑茶吹氣小口小口的喝完它。

 

 

生病的時候不可以挑戰照顧者的底線,尤其是漸漸被保母荒北同化的黑田。

 

 

 

 

黑田和孩子們的午飯是在手嶋家解決,吃完稀飯的手嶋自行拿耳溫槍量體溫,確認溫度下降後便戴上口罩下床和孩子們玩。

儘管小野田試圖勸手嶋躺回去。

「退燒了嘛,那多運動流點汗不是很好嗎?」說完,不懷好意的伸手騷真波的腰。

「隨便你。」聳肩,退燒之後剩下看手嶋個人造化。

伴隨對話的是真波興奮的尖叫聲。

「今泉什麼時候回來?」幫小野田畫了他最喜歡的公主。

「忘記了,只記得托他買一些名產。」幫真波換掉滿身汗的衣服。

 

聽到手嶋的回答黑田在心中替今泉默哀三秒,明天就是手嶋的生日不知道今泉趕不趕的回來?雖然手嶋會笑著說沒關係甚至整起他或荒北さん來,但心裡還是希望今泉回來吧……

……今泉你快回來不然手嶋的玩笑會惡劣十倍以上,想前幾年今泉和荒北さん被惡整的畫面有些胃痛又有些好笑。

噗滋。

黑田你笑什麼?

沒什麼只是想起……話說到一半注意到手嶋已經下床將近一個小時,牽著孩子們的手帶他們去客房睡午覺。

「手嶋去躺床!」孩子們脫掉比較不舒服的外衣,朝還在客廳幫小野田創作最美麗的公主肖像畫的手嶋大喊。

「我們的話題談到一半!」

「你先躺好再繼續聊。」

不理會手嶋幼稚的抗議聲關上房門,瞬間安靜,滿意客房的隔音黑田從包裡掏出故事書哄孩子們睡覺。

 

聽到客房門關上的聲音,手嶋撇撇嘴,難得的吃癟。

不,應該說只有生病時他和黑田的立場才會互調……是指吃癟方面。

丟下畫筆,啪嗒啪嗒的用拖鞋製造噪音會去躺床,反正黑田媽媽會收拾殘局,沒關係的!

 

黑田再次出現是半個小時後的事,他端杯剛泡好的紅茶給無聊拿他的手機鬧荒北的手嶋。

啊啊,邊喝著紅茶邊感慨著荒北的反應總讓人紓壓。

黑田挑眉,在心裡祈求今泉快回來。

「好了黑田你原本想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想到前幾年泡溫泉慶祝你生日的那次……」

 

 

 

 

那是大三時候的事,黑田因打工從老闆那收到東堂庵的溫泉招待卷,算算手嶋的生日快到了再盤算一下兩人的交通費,於是招待手嶋去泡溫泉當作禮物。

老闆很爽快的幫黑田調班,手嶋也剛好那週假日休假。一切都很順利,車票買了房間也訂了,出發的當天看到手嶋在客廳塗塗寫寫,甚至拿紙膠帶美化一下,完成後哼著歌拿著美化完紙條貼在門口。

 

我跟黑田出去玩囉~禮物放門口我回來收 by純太

 

「手嶋……你寫給誰?」愣愣的看著紙條上的字,不會是他想的那個人吧?

「嗯?當然是給今泉啊!」

提起行李,笑的非常燦爛,大喊著「出發吧!」

黑田不敢想像今泉參加合宿回來看到紙條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那天的手嶋情緒非常高漲,不時偷拍黑田傳給因實驗室進度落後而不能來的荒北刺激他一下。

後來又遇到被家人抓回來幫忙的東堂以及也跑來湊熱鬧的新開。三個人笑的賊兮兮,東堂掏出手機說他負責攝影,新開從浴衣裡神奇的掏出餅乾說他負責餵食黑田。黑田不好意思拒絕許久沒見的前輩,有些靦腆的張嘴吃掉巧克力棒,而他們身後的手嶋則是甩著之前生日做給黑田的荒北醜娃準備丟到池子裡。

影片上傳給荒北毫不意外的收到對方爆髒話的語音訊息。

手嶋臨時建立群組把荒北以外的人通通加進來,聽同實驗室的金城實況荒北是如何對著手機大喊大叫和牽怒到待宮身上,待宮傳訊息訴說荒北不小心太激動把培養一個多月的菌種搞死甚至因此大爆走。

害的手嶋笑到差點跌進池子裡。

 

晚餐時候東堂聽聞今天是手嶋生日,偷渡幾瓶酒到他們房間慶祝一番。

酒量還不錯的新開和手嶋喝開之後開始灌醉酒量不好的兩人,先投降的黑田昏倒在一旁,手嶋為了確認黑田的意識壞心的在他肚子上踩兩下。而東堂則抓著新開的衣服吵著說要看最近在婆婆媽媽圈裡很紅的連續劇,拒絕不了東堂吵鬧的新開帶著一臉歉意扛著人先行離去。

突然變安靜的房間一時之間讓人不習慣,手嶋叉腰看著眼前的殘局應該要整理一下不然會給旅館困擾的,將昏過去的黑田拖到一旁準備收拾一下。

 

 

手嶋さん……突然,門開啟。

 

「你怎麼在這裡?」手嶋轉身看到氣喘吁吁的今泉出現在他面前,有些驚訝也輕易的猜出誰出賣了他。

「看到門上的紙條,打電話找你又聯絡不上……只好找黑田さん求救。」掏出手帕擦汗,看得出來來的有多趕。

啊……從包包裡拿出手機,不知何時手機被他調成靜音,看著十幾通的未接來電

「好好好,辛苦了辛苦了。總之,我們到外面談。」

踮腳拍拍今泉的頭,手嶋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的心情。

 

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是學長和學弟,儘管兩人曖昧將近一年多。每當今泉疑似要提出進一步的打算,手嶋就會立刻開玩笑轉移話題。

他不敢想像進一步交往的他們,會是什麼樣子。

是的,他害怕。

害怕著如果進一步,如果關係變調……該怎麼面對該怎麼處理?

久而久之,兩人有默契的不再提起相關的話題。

也或許只是自己單方面不想捅破那張紙。

 

「手嶋さん?」

今泉的呼喊喚回手嶋的注意力,手嶋看對方緊張的往左右兩旁看了一下,深呼吸一口起牽起手嶋的手。

「手嶋さん,就是……手嶋さん明明知道我去合宿了還是在門口留紙條給我?」

「蛤?我又不知道你何時回來,孩子你想太多了。」笑著回覆今泉,手並沒有放開。

「我知道的,手嶋さん知道我會在你生日那天回來,」今泉低頭直視著手嶋,陳肯的說:「所以才留了這個紙條給我。」

「我已經跟其他人確認過了,他們都提早幫你慶祝完生日了。也跟黑田さん確認過這不是我自作多情。」

「Shit居然連這個也出賣我。」不小心爆出了髒話,決定回去要好好的『謝謝』黑田一番,「好啦紙條是留給你的這樣滿意了嗎?」

「那我可以問,為什麼要留給我嗎?」他問著。

「你說呢?」他反問。

「我可以理解成……手嶋さん把我當做很重要的人,所以要我來這裡找你?」

「噗,你是言情小說看太多了嗎?」

鬆開今泉的手抱著肚子蹲下來哈哈大笑,手嶋真沒想到今泉的回答會這麼的……經典。

不顧今泉尷尬的站在一旁,手嶋笑了將近五分鐘才擦掉眼淚說著:「那張紙條確實是留給你,但當時並沒有想很多,只是下意識的覺得你會來找我不想讓你撲空因為我知道你不常用手機。」

說著說著,他拍拍泉田的頭。「看書的時候要記得分類哪些不能套用現實,你可是菁英怎麼連這個也不知道呢?」

被手嶋戲弄的今泉臉頰瞬間紅透,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好了,不說這個了。我的禮物呢?」伸出手討禮物。

「這個給你!」慌張的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今泉有些緊張的遞給手嶋。

打開來是條項鍊,今泉他說在這種時候送項鍊好像有些奸詐,但就是……希望手嶋さん能收下這份禮物。

是不會幫我戴上嗎?看著上頭奇妙的茶杯造型,手嶋不知道該怎麼說明今泉的品味,轉過身撩起頭髮讓今泉替他戴上項鍊。

手有些顫抖的替手嶋戴上項鍊,泉田又小心翼翼的從另一個口袋裡掏出盒子。

「我可以,也幫自己戴上這條項鍊嗎?」說完,他打開盒子。裡頭是和手嶋脖子上一樣款式的項鍊。

手嶋盯著今泉許久,久到今泉摸自己的臉擔心是不是惹他不高興。

「這是誰教你的?」手嶋唉呀唉呀誇張的嘆氣著,拿走今泉手中的項鍊,「轉過去蹲下,我幫你。」

「手嶋さん!」

「好了安靜,你知道我的意思就好。」

「那我可以抱抱你嗎?」

「不要得寸進尺,弄好後陪我回去收拾殘局。」

 

 

久而久之,兩人有默契的不再提起相關的話題。

也或許只是自己單方面不想捅破那張紙。

如今,

今泉走到他面前,牽起他的手捅破那張紙。

 

 

 

 

睜開眼,窗外的天色已暗。原來自己不知不覺睡著了,看著只剩自己的房間,黑田大概已經回去了。

撥開棉被想起身換掉被汗水浸濕的睡衣,突然房門開啟,抬頭一看開門的居然是原本應該在京都的某人。

「你醒了?」今泉趕緊拿著毛巾和替換衣服給手嶋。

你怎麼在這裡?看著打開燈又從廚房端稀飯來的今泉,手嶋懷疑自己還在做夢。

「在過十分鐘就是你的生日,」坐在床邊接過手嶋的毛巾替他擦汗,「六點的時候打電話想通知你我要回來了卻怎麼打也打不通。」

打開放在床頭的手機,原來自己又不小心把手機設成靜音,好像是為了忽略荒北的奪命連環訊息吧?手嶋有些不確定。

「後來聯絡黑田さん才知道你生病了。」頭抵在手嶋的肩膀上,這是今泉偶爾會出現在手嶋面前的撒嬌,「知道的時候很擔心你,你又不跟我說。」

「只是生病而已,你在忙我幹嘛吵你。」推開今泉解開扭扣準備換衣服,「而且你看你回來了啊。」

「好了,不說這個了。我的禮物呢?」換好衣服伸出手討禮物。

看著手嶋每年生日都會出現的動作,今泉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

打開來,是一枚款式簡單卻又精緻的銀戒。

 

「希望你能收下這份禮物。」

 

看著銀戒,手嶋笑問著該不會是學黑田吧?不怕他像荒北一樣摔盒子嗎?

盯著今泉許久,手嶋伸出他的左手。

「是不會幫我戴上嗎?還有,你的那盒也交出來。」

 

替對方戴上了戒指,笑著親吻對方。

 

 

 

 

後記

你好這裡是趕死線的幻偞。

純太生日快樂,對不起這麼晚才寫完TTTT

這篇一開始只是想寫寫今手,但不知道為什麼寫著寫著就套入了之前荒北生賀­《Family》的設定(燈楞楞楞

然後想著,純太對今泉的感情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我喜歡跑黑+手路線,這個路線裡CP是黑荒黑&今手,以往都習慣讓純太去整其他人,但他的感情線說實話.......

好像真的不常跑,趁著這次生賀,想來大跑特跑一番

看起來很從容的戲鬧著大家,但面對感情卻又很慌張自卑,或許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情況。

害怕著今泉對自己的感情是純粹的喜歡還是會錯意?還有在喜歡的人面前意外的孩子氣,自尊心又有點高之類的,想看如此煩惱的純太。

只是沒想到有點一發不可收拾……我是指字數。

好了廢話就到這,謝謝看完這篇的你。

 2015.09.11

 
评论(1)
热度(24)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