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 カラ一 】玩笑不能亂開

※ おそ松さん的二次創作

※ カラ松X一松

※ 由愚人節發了一松騙カラ松懷孕對方會相信的機率多高的噗衍生(有點長

※ 還不太會描寫很多人在一起的場景,請見諒

※ 若有錯字麻煩幫我抓一下,感謝大家

※ 惡搞文,慎

※ カラ松很煩,真的很煩,超級煩

###

距離上次的玩笑過了將近兩個月,時間即將進入煩人的梅雨季,梅雨季節讓人厭倦,溼淋淋的空氣不禁讓人懷疑自己是否發霉了。

松代趁著天氣還晴朗時曬乾所有人的棉被以及準備換季,嫌麻煩的她將還在家的尼特們趕到樓下客廳,放個雞蛋、醬油和白飯讓大家自生自滅。

 

抱著模樣不是很好看的貓玩偶打了大大的喝欠,斜眼衡量茶几與自己的距離。

太遠了吞口水就好,還不算渴。

評估三秒果斷放棄喝茶,翻身繼續放空。

「一松你可不可以勤勞點?」

看不下去的三男將瓶裝水滾到不肯起來的一松附近,被嘮叨的一松點頭表示感謝伸手撈了幾下發現撈不到又果斷放棄,只好看著十四松不斷用眼神傳達他的求救訊號。

接收到訊號的十四松邊開心的說「我來了我來了!」邊扭碎寶特瓶蓋,抓起一松的衣領扶正安置好再灌水動作流暢一氣呵成沒有任何不必要的動作。嗆到的一松吞完最後一口水心滿意足的搔搔十四松下巴表示感謝。

一松解決完生理需求後再次躺下,翻身時露出抖動速度驚人的小腹讓チョロ松有些無語,「十四松不要太幫一松,他一直不動肚子那的脂肪越積越多……你要不要量一下體重?」

 

啊?眼睛飄向天花板再飄回チョロ松身上,沉默數秒:砸壞了。

……你是怕量體重的少女嗎?!

反射性吐槽接著衝去一松的寶箱挖掘殘骸。

 

 

「雙下巴好像快出來了。」沒錢打小鋼珠和賭馬閒到快瘋掉的おそ松,從廁所回來的途中聽到チョロ松的吐槽後便轉方向咚咚咚的跑到樓上避開媽媽的攻擊挖出放大鏡研究弟弟的變化。

「一松兄さん不用量了BMI絕對超過25,體重大危機。」無法推掉不是很想參加的聚會,トド松索性關機加入研究團隊的行列掏出螢光筆給正在做研究記錄的十四松畫重點。

「一松兄さん的雙下巴即將出土!」不知何時裝上小鬍子的十四松瞇眼寫觀察日記。

「你們在幹嘛?模仿●iscovery?」清理好殘骸的チョロ松搞不清楚狀況。

松野一松觀察記錄。

五月二十四日。

獨家播映!

研究團隊們很有默契的一人一句回覆チョロ松的問題。

二十四號早過了好嗎……チョロ松放棄溝通直接加入團隊

 

 

一行人拿著十四松衝出門和デカパン借來的道具在一松身上研究。

チョロ松抓著一松的手臂幫他量血壓,おそ松新奇觀望不斷上升又下降的數據,トド松戴上護士帽陪同戴上聽診器的十四松醫生玩起醫生遊戲。

「一松你是不是很久沒運動了?」邊看說明書邊對照數據,チョロ松疑惑。

「喔喔!血壓有點高年紀輕輕就高血壓不太好喔,哥哥還不想照顧你。」おそ松看著自己的數據再看看一松的數據,有些幸災樂禍。

 

「……太久沒做罷了。」放任身體給大家研究的一松聽到哥哥們的話勉強睜開快睡著的眼睛回覆。

「……蛤?再說一次。」

「很久沒跟クソ松那傢伙做了。」

「我不想聽你跟カラ松的恩愛,回答我你多久沒運動就好。」おそ松調整好姿勢洗耳恭聽。

「那傢伙多久沒跟我做就多久沒運動。」打出第三個喝欠。

「噁……就說不想聽。」被噁心到立刻捂住嘴巴。

「你問的方式太爛了換我問,」把楞在一旁的長男推開,「一松,你平時做什麼運動?」

「躺好。」

「核心運動?」

「騎乘。」

「伸展運動?」

「背後。」

「媽媽,我們家四男沒救了。」抓起即將吐出來的長男去廁所貢獻精華。

 

 

 

 

不過說真的,カラ松兄さん最近很忙的樣子。

 

發現一松充滿彈性的肚子是個新世界,トド松趴在一松肚子上不斷戳著,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大家陷入沉思。チョロ松歪頭思考的同時阻止想偷吃他的點心的おそ松,十四松嘴裡叼著假煙斗奪走おそ松手上的放大鏡仔細檢查剛收進來的夾克,一松抱緊抱枕直盯著トド松眼神哀怨的像個怨婦。

「カラ松開始忙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好像是從愚人節隔天開始的。」搶回仙貝的チョロ松大口大口吃掉,製造出噪音挑釁搶奪失敗的長男。

「啊,一松兄さん騙カラ松兄さん懷孕那次?」トド松對一松的肚臍照幾張像。

「懷孕!カラ松兄さん每天早上都很神祕的出門。」十四松伸出過長的袖子摸摸一松的頭。

 

那該不會……

 

發現點心搶不到的おそ松替自己倒一杯茶,像是想起什麼眼珠子轉了幾圈後便用戲謔的眼神看一松:

外遇?

「不,他們沒結婚外遇這個罪名成立不了好嗎?」チョロ松精闢的吐槽回去。

「可是你想想,聽到一松懷孕後隔天行蹤不明。」おそ松雙手頂住下巴。

「但他很開心,雖然カラ松兄さん很蠢。」松野トド松正式加入戰局。

「可是他突然不太痛了耶」おそ松再舉例。

「大概是太開心忘記裝痛吧?」トド松再次反駁。

「對耶,那當我沒說。」松野おそ松棄權。

「我也覺得你不要再說了,一松看起來快不行了。」チョロ松適時打斷兩人的辯論會。

眾人看著被十四松瘋狂安慰的一松,默默閉上嘴。

 

「我親愛的兄弟們,你們都在啊?」

拉門被拉開,不久前還是話題中心的カラ松一手超市袋子另一手鬆開領帶看著大家。

「噢my dear你怎麼了?」見到心愛的人情緒不是很好,袋子塞到チョロ松懷裡衝到一松身邊關心著,「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嗎?跟哥哥說,哥哥會幫你解決的。」

還是有點痛……跟很噁。

不忍直視前方的トド松默默和長男交換眼神,身為松野家的長男很有職責的掏出次男珍藏的墨鏡們遞給大家。

「滾,你很熱。」

連忙推開カラ松,即使在一起還是不習慣那噁心到爆炸的關心,噁心到耳朵有些發麻。

不理解親愛的弟弟兼愛人今天反應這麼大,迷茫又心碎的抓住心臟:「是不是這陣子冷落你?Ohmy love我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We need some money 養小孩啊!」

真的很噁很痛,松野一松往對方小腿骨狠狠踢下去。

……啊?養小孩?

忘記腳趾頭和骨頭親密接觸產生的疼痛,松野一松楞住了。

 

 

 

 

事情朝著失控的方向邁進。

在カラ松上繳第一份薪水時一松發現玩笑開大了,上繳薪水後又從包裡拿出許多補品的人,在一松呈現該撞牆還是抓他去撞牆不知道改選哪個好時跑去換衣服。

慘了該怎麼辦?把人敲到失憶還是殺人滅口?

 

「哈哈哈哈哈哈一松你先不要衝動,」抓住對方惱羞成怒的拳頭,另一手抱住肚子笑到彎腰,「不要戳破他啦再讓我們看一陣子……通常懷孕都多久?」

「我知道!十個月!」十四松充滿自信的舉手回答

「正確解答,十四松兄さん加十分!」

「好久沒吃壽喜燒哈哈哈哈……那就等你懷胎十月再跟他說大驚喜吧,這是長男的命令唉呦肚子好痛慢著チョロ松鬆開你的拳頭。」

除了チョロ松外其他人非常愉悅的想看好戲,要是平常一松絕對不放過問題是這次的好戲主角是他和クソ松……有點想自暴自棄滅了他們再自我毀滅。

 

Oh my 一松!

從廁所回來的カラ松見到一松搖搖欲墜的模樣緊張的扶住他的腰讓他好好坐下,並在腰後方放好靠墊,「我聽媽媽說懷孕前三個月不能太激動會動到胎氣。Relax一下,對深呼吸再慢慢吐氣。」

蛤?媽媽?聽到關鍵字,歡呼的四人停下來。

Yes, our mother.

「不是很想聽你說英文而且我也聽不懂,重點是……為什麼是聽媽媽說?」おそ松掏掏耳朵不敢相信。

「我和our mother說了孩子的事情,」甩甩根本遮不到眼睛的瀏海,カラ松充滿自信,「高中時幫朋友問的。」

「哇,先上車後埔票嗎?現在的年輕人真敢……好好喔。」雙手環抱胸口讚嘆。

「那個年輕人跟你同年好嗎?唔,沒茶了。」略微沙啞的聲音吐槽,吐太多次口渴了。

「可是對方有老婆有小孩非童貞,好好喔トッチ還有聯誼可以參加嗎?」抱緊老么的手機不放。

「有也不想找おそ松兄さん去。」奪回手機放下逐客令。

「我!我!」袖子甩出糖果餅乾預備賄絡。

「十四松兄さん也不行。」賄絡失敗。

「欸トッチ好壞哥哥好傷心。」硬是擠出幾滴淚水。

「閉嘴啦話題被你扯遠了。」

聽不下去的松野チョロ松以上鉤拳強制關閉噪音主要來源,吹一口氣拍掉手上灰塵跟還在大掃除的媽媽報備一聲走進廚房準備晚餐結束這一回合

 

クソ松……直到剛才都還沈默不語的一松張開金口,臉色不是很好。

什麼?對方的聲音有點小有點無力,聽不清楚只好把耳朵靠到一松嘴邊:「有話想單獨跟我說?Of cause當然可以!來吧我們到樓上去。」

輕輕擁抱對方,嘿呦一聲公主抱抱起愛人咚咚咚的爬上樓梯,留下被公主抱畫面衝擊到眼睛快不行的兄弟們。

 

 

 

 

很丟臉,放我下來。

Oh my 一松,如果你跌倒怎麼辦?

雙方你一言我一句的很快到達目的地,或許是這陣子打工使カラ松的體力變好,抱一松上來時呼吸稍微急促點並不是刻意裝帥而逞強。

說實話有點帥,一松撇過臉不肯承認腦海浮出來的話在對方耳朵用力捏下去。

悶哼一聲腳踢開拉門,保持好平衡小心翼翼讓一松坐在沙發上替他蓋上毛毯。

「這樣就不會著涼了,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肚子……」

「肚子?怎麼了有任何不舒服嗎?」耳朵緊靠一松的肚子想聽出有什麼異樣,「還是你還不想讓大家知道這件事?一松你這shy boy 哥哥我會銘記在心裡的,晚點再跟其他brother們說不要張揚我和你之間的愛。」

啊?松野一松跟不上カラ松的思維。只見他從口袋裡掏出完全不符合口袋大小不知道怎麼塞進去的筆記本列出孕婦守則。

 

記得不要拿任何粗重物品。

我們之間的love儀式也要你穩定點再繼續……四、五個月後吧?

貓也暫時不要接觸噢不要哭喪的臉我會心疼,如果你的朋友們感染到弓蟲怕會傷害到寶寶,為了我們愛的結晶只好麻煩你忍耐一下。

劈哩啪啦說完一連串對一松來說是宣判還是咒語的話,親吻他的手背、額頭、眼睛再來是唇丟下一句「暫時先這樣我下去燉剛剛從超市婆婆媽媽們學來的雞湯給你喝。」便下樓跟チョロ松去廚房準備晚餐。

 

好不容易消化完カラ松的話,一松埋住悔不當初

啊啊,愚人節為什麼要開玩笑呢?沒人願意幫忙收拾殘局,懷胎十月後要說整人大驚喜嗎?

整屁啊都整到自己了。

攤在沙發上,一松選擇自爆。

 

 

 

 

你好像玩的很開心。

即使在廚房切菜也能隱約推算兩人在裡頭說了什麼,加上カラ松一臉做了什麼人生大事哼著歌準備燉雞湯,不客氣的戳破對方演技。

切薑拍蒜頭再加上料理酒去除雞肉腥味動作熟練毫不馬虎,原本自信滿滿的臉轉為靦腆,「不愧是チョロ松。」

爆香再接過カラ松調製好的醬料淋在炒香的牛肉和洋蔥上頭,最後放上其他材料。

「應該是只有我發現啦,大哥和トッチ情緒太高漲可能要花個幾天才發現……不要過頭,不然一松會生氣……還有他真的太胖了。」勸戒兄弟,他不怕一松生氣但怕颱風尾掃到全家。

「一松哪會胖他現在這樣剛剛好,像cotton candy一樣軟綿綿的。」邊說邊在空中繪畫棉花糖的形狀,陶醉不已。

隨便啦記得帶他運動。關上火尋找小瓦斯爐,不想牽扯太多。

會記得,也會抓好分寸的。不讓チョロ松端剛煮好的食物,他聳肩轉身拿所有人的碗筷。

 

只是。

只是?

一松的樣子太可愛了還是會忍不住。

不理會對方定格,走出廚房朝還在歡呼的眾人大喊吃飯了再走進房間哄自我放棄中的一松。

 

什麼話……

回過神放好碗盤後清洗冰箱裡拿出的雞蛋,チョロ松決定繼續當個觀眾。

 

真不愧是六胞胎,每個人惡趣味起來真是糟透了。

 

 

 

 

 

###

你好這裡是幻偞,這是篇聊愚人節梗衍生的カラ一

カラ一交往感覺就是一松會開始招架不住カラ松宛如瓊瑤般痛痛的攻勢........大概?好吧我不知道(欸

就是這樣,希望你們看的開心

然後電腦真的不能盯太久眼睛有點不舒服TTTT

 

2016.04.02

 
评论(3)
热度(54)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