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戰勇】一輩子

「你昨天不是說要吃那家三明治?」

「咦?真的嗎?對不起我忘了......」

西昂看著阿魯巴一臉抱歉的笑著,若是以往他可能先揍一頓在拖著他出門。

但......

「不好意思,阿魯巴先生我要幫你換點滴。」

護士熟練的換上新的一瓶點滴,吩咐著待會兒要吃藥不要逃跑,不理會阿魯巴的抗議護士轉頭交代西昂幫忙督促便出去。

「可是藥真的很噁心。」

「長這麼大還討厭吃藥,真是廢物。」

說歸說,他從口袋裡掏出一顆棒棒糖哄騙著。


傍晚,阿魯巴攤在輪椅上任由西昂推行著,一個不小心,輪子磨破了阿魯巴的手。

西昂蹲下檢試著傷口,阿魯巴只是一臉茫然的說:「不用處理啦,反正也沒感覺。」...

 

前幾天睡不著時亂畫的,右邊那個假睫毛裝歪了(x

阿魯巴應該...算性轉

第二張是跟親友聊天聊到的妄想

嗚嗚嗚嗚嗚嗚好想要魯巴伴我入眠(醒醒

 

我和 @N.A. 的Line頭貼一模一樣,荊表示這樣很像沒朋友的阿魯巴在跟自己對話

於是...我們玩起來了!


N.A.:

圖長注意。

空虛寂寞冷的阿魯巴。

劇情大概是孤單的阿魯巴想找個人陪吃飯,結果被羅斯嗆得可憐故事←


肋骨俠 /  @幻偞 

施耐德 / N.A.

訊號滿格 / 荊


N.A. 2014.08

 

【戰勇|信天翁】喜歡與討厭

人生中最討厭的東西是什麼?

若真要說西昂會說他討厭紅色。

紅色對他而言是個不吉利、令人感到厭惡的顏色。

那天,親眼見到克萊爾死去。

鮮紅的血,想起那個蘋果樹,紅色真是令人感到噁心。


人生中最喜歡的東西是什麼?

阿魯巴帶著靦腆的笑容說西昂的眼睛。

就像是耀眼的紅寶石,閃爍令人沈醉著。

那天,他第一次注視那雙眼。

深邃的紅,想起家裡珍藏的項鍊,紅色真是令人感到喜歡。


圍上那條紅色圍巾,內心不斷的湧出贈恨。

他只是,想要不斷的提醒自己殺了那個人的決心。


繫上那條紅色圍巾,內心不斷的湧出喜悅

他只是,想要不斷的提醒自己追向那個人...

 

阿魯德伊小段子

寂寞是什麼?
德伊菲爾仰望著天花板想著。
有點麻煩,所以他決定不去想。

寂寞是什麼?
阿魯巴聽到德伊喃喃自語著。
寂寞......
阿魯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事、物。

下秒,抱緊窩在他懷裡的德伊。
還好有你。

 

【戰勇|阿魯羅斯】這世界無奇不有,而且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標題親友提供

梗親友提點

有月經喔!慎點!


慎點喔!

真的可以在往下看!


***

早晨醒來,西昂的肚子傳來一陣陣悶痛,不是準備要去廁所解放的痛,也不是被人揍下去的痛因為會痛的也是阿魯巴在痛。那是難以形容的痛,比以往的疼痛還要痛上幾倍,彎起身軀雙手覆蓋在肚子上,像是回到剛出生的小嬰兒他縮在床角悶哼著。

「羅斯,」敲了敲門,露基推開房門探頭著「早餐是蛋捲跟沙拉喔。」

久久不等對方回應,露基一蹦一跳的進入房間。


「羅斯?」

看著窩在床角用棉被裹住自己的人,露基疑惑著,思考了下她將棉被掀起來。
「羅斯你怎麼了?阿、阿魯巴!」感覺到對方的異常她急忙大喊。


當阿魯巴趕到...

 

貼片

這篇真的很有事
阿魯西昂、信天翁有
跟 @N.A. 聊到蛔蟲貼片所以......
若可以請往下看
對了下收信天翁隔壁鄰居克萊爾的生活


***

阿魯西昂

如果眼睛能切割,那西昂手中的蛔蟲貼片或許早已切割成碎片。
阿魯巴在一旁緊張的看著「那個西昂,要不要我幫你?」
狠狠的瞪過去,西昂臉扭曲著像是在跟內心的自己掙扎。
「要就快點。」
最終,他咬牙切齒的說著。


"小阿魯巴,忍住啊......"此時的阿魯巴偷偷摸著褲襠OS著

***
信天翁
阿魯巴拿著一手聯絡簿一首拿著幾片疑似是貼紙的東西衝進西昂的懷抱裡。
「西昂,老師說明天早上要貼這個。」大大的雙眼...

 

戰勇|2P組

把之前打的2P組隨打&文整理出來



2014/02/09
因為他的出現,他的人生都變了。
視線無法不尋找著他,他的笑容、他的一舉一動…沒有他彷彿回到以前的悲傷。
害怕有一天會失去他所以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 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 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
坐在他旁邊摸著他的臉龐喝下彷彿夕陽般美麗的橙色液體,慢慢的閉上眼…
他終於不用在渴望的尋找他的身影,他現在已經真正的擁有他了。


2014/02/19

為了他選好最鋒利的刀,下手要俐落一次砍斷以免他感到痛苦。
成功分好他的肢體,丟到大鍋裡用滾水煮沸。
細細的將肌肉一絲絲去除...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