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放置區

【戰勇】一輩子

「你昨天不是說要吃那家三明治?」

「咦?真的嗎?對不起我忘了......」

西昂看著阿魯巴一臉抱歉的笑著,若是以往他可能先揍一頓在拖著他出門。

但......

「不好意思,阿魯巴先生我要幫你換點滴。」

護士熟練的換上新的一瓶點滴,吩咐著待會兒要吃藥不要逃跑,不理會阿魯巴的抗議護士轉頭交代西昂幫忙督促便出去。

「可是藥真的很噁心。」

「長這麼大還討厭吃藥,真是廢物。」

說歸說,他從口袋裡掏出一顆棒棒糖哄騙著。


傍晚,阿魯巴攤在輪椅上任由西昂推行著,一個不小心,輪子磨破了阿魯巴的手。

西昂蹲下檢試著傷口,阿魯巴只是一臉茫然的說:「不用處理啦,反正也沒感覺。」...

 

我和 @N.A. 的Line頭貼一模一樣,荊表示這樣很像沒朋友的阿魯巴在跟自己對話

於是...我們玩起來了!


N.A.:

圖長注意。

空虛寂寞冷的阿魯巴。

劇情大概是孤單的阿魯巴想找個人陪吃飯,結果被羅斯嗆得可憐故事←


肋骨俠 /  @幻偞 

施耐德 / N.A.

訊號滿格 / 荊


N.A. 2014.08

 

【戰勇|信天翁】喜歡與討厭

人生中最討厭的東西是什麼?

若真要說西昂會說他討厭紅色。

紅色對他而言是個不吉利、令人感到厭惡的顏色。

那天,親眼見到克萊爾死去。

鮮紅的血,想起那個蘋果樹,紅色真是令人感到噁心。


人生中最喜歡的東西是什麼?

阿魯巴帶著靦腆的笑容說西昂的眼睛。

就像是耀眼的紅寶石,閃爍令人沈醉著。

那天,他第一次注視那雙眼。

深邃的紅,想起家裡珍藏的項鍊,紅色真是令人感到喜歡。


圍上那條紅色圍巾,內心不斷的湧出贈恨。

他只是,想要不斷的提醒自己殺了那個人的決心。


繫上那條紅色圍巾,內心不斷的湧出喜悅

他只是,想要不斷的提醒自己追向那個人...

 

阿魯德伊小段子

寂寞是什麼?
德伊菲爾仰望著天花板想著。
有點麻煩,所以他決定不去想。

寂寞是什麼?
阿魯巴聽到德伊喃喃自語著。
寂寞......
阿魯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事、物。

下秒,抱緊窩在他懷裡的德伊。
還好有你。

 

貼片

這篇真的很有事
阿魯西昂、信天翁有
跟 @N.A. 聊到蛔蟲貼片所以......
若可以請往下看
對了下收信天翁隔壁鄰居克萊爾的生活


***

阿魯西昂

如果眼睛能切割,那西昂手中的蛔蟲貼片或許早已切割成碎片。
阿魯巴在一旁緊張的看著「那個西昂,要不要我幫你?」
狠狠的瞪過去,西昂臉扭曲著像是在跟內心的自己掙扎。
「要就快點。」
最終,他咬牙切齒的說著。


"小阿魯巴,忍住啊......"此時的阿魯巴偷偷摸著褲襠OS著

***
信天翁
阿魯巴拿著一手聯絡簿一首拿著幾片疑似是貼紙的東西衝進西昂的懷抱裡。
「西昂,老師說明天早上要貼這個。」大大的雙眼...

 

戰勇|2P組

把之前打的2P組隨打&文整理出來



2014/02/09
因為他的出現,他的人生都變了。
視線無法不尋找著他,他的笑容、他的一舉一動…沒有他彷彿回到以前的悲傷。
害怕有一天會失去他所以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 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 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殺了他吧
坐在他旁邊摸著他的臉龐喝下彷彿夕陽般美麗的橙色液體,慢慢的閉上眼…
他終於不用在渴望的尋找他的身影,他現在已經真正的擁有他了。


2014/02/19

為了他選好最鋒利的刀,下手要俐落一次砍斷以免他感到痛苦。
成功分好他的肢體,丟到大鍋裡用滾水煮沸。
細細的將肌肉一絲絲去除...

 

【戰勇|信天翁】 Kiss me

Ask的點文,抱歉拖這麼久

自首一下,文章前後相差一個多月...可能有差


******

那天,他們第一次蹺課。


西昂牽著比自己小了許多的手,有點涼。或許是緊張還是流汗造成但那不成困擾,如果可以真想一直牽下去。

若克萊爾在場說不定會大笑說「西昂你是哪來的純情小生?」

前提是他能把話說完。


開門、把人推進去、鎖門動作一氣呵成乾淨俐落,完全不給阿魯巴反應的機會。

「西昂學長,」阿魯巴有點緊張的看著他「等等還有社團活動……」
「翹掉。」
「可、可是今天練習的歌曲很喜歡。」顫抖的聲音訴說著他的害怕,雖然克萊爾學長總說西昂其實人很好只是比較不坦率,他就是本能...

 

【戰勇|隨打】

旅行中,克萊爾每天晚上都纏著西昂要他講講他和阿魯巴、露基的事蹟。
西昂總是揍克萊爾一拳後慢慢的述說著他們的故事,平平淡淡、轟轟烈烈都有,克萊爾沒說的是每當西昂提到往事時臉上都掛著淡淡的笑容。
在這些故事裡,最常被提到的就是阿魯巴。
阿魯巴被史萊姆壓垮、阿魯巴被恐怖故事嚇到自己絆倒自己、阿魯巴、阿魯巴.......
日子久了,克萊爾的要求從想聽你們的事蹟變成想聽阿魯巴的事蹟。
某天晚上,克萊爾戰戰兢兢、欲言又止的看著西昂。
像是猜出了什麼,西昂只說「明天想跟就跟。」便倒頭就睡。
這一晚,克萊爾失眠了。
緊張到失眠。

阿魯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克萊爾看到他就要逃?
「春天到了。」一旁的露基這麼說著。


***

 
© 幻偞/毛巾 | Powered by LOFTER